《ag娱乐场送彩金小农民》

646 直接联系

????马小乐一听这话,来要说事的也收住了口,不能给方瑜添麻烦呐。邹筠霞倒像是习以为常了,呵呵一笑,“方瑜,既然要轻松快乐,就得先忘掉琐事,要不来点红酒?”

????“不行不行。”方瑜连连摆手,“你知道我沾酒就醉,说是要轻松些,也不能放纵啊,呆会还有事要谈呢。”

????“啥事?”邹筠霞问。

????方瑜看看马小乐,没有说他找她要说事的。马小乐知道方瑜的意思,是担心他当着邹筠霞的面不好说。“哦,我今天找方市长的,有点私事。”马小乐看了看邹筠霞,又看着方瑜,“方市长,我有个朋友在榆宁县城管当副局长,看看如果合适的话,把他调到市城管局里来,可能会对以后的工作有帮助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方瑜很有耐心地看着马小乐,示意他讲透一点。

????“最近在华泰路西段北侧的棚户区搞了点事,给汤静虹的拆迁多少制造了点麻烦,他们把城管喊了过来,帮了不少忙。”马小乐道,“如果能有熟人在城管,估计周旋起来就得心应手多了。”

????“提拔人?”邹筠霞听了说道,“这提拔的事哪里是说提就提的,怎么说也得经过一段时间,恐怕短时间内起不了作用。”

????“可以先借用嘛。”马小乐看着方瑜,“当然,如果能快速提拔更好!”

????“噢,拆迁的事,我倒想问问,你是怎么给拆迁制造麻烦的。”方瑜笑问马小乐。

????马小乐突然感觉到了压力,或许这次对他来说非常重要,边把计划安排详细地说了一遍。期间,边说边观察方瑜的表情,从反映来看,还不错。“方市长,这事没向你汇报请示,不妥之处还要宽谅呐。”马小乐笑道,“我意是不想让那些个小事侵扰你。”

????“嗯。”方瑜点点头,“要的就是这样思路,处事缜密不添乱。”

????“方市长,那你看我刚才说的事咋样?”马小乐赶紧问。\

????“小乐,我替方瑜问你一句吧。”邹筠霞一旁道,“你的意思是把你朋友从榆宁县调到市城管来,能配合你的工作,可你想过没,在通港,方瑜哪儿没有关系人?只要你先询问,不管那个部门单位,还找不到配合的人?所以说这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了,你是不是还想帮你朋友一把,毕竟凭自己的努力到市里工作是不太容易的。”

????“两者都有吧。”马小乐道,“关键是跟他比较熟套,配合着做事很默契,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

????“行,这点小事完全可以办。”方瑜道,“小马,就按你说的来,三天内解决借用问题,过段时间解决身份问题。”

????马小乐心中大喜,暗暗佩服方瑜的不拖泥带水,也或许这是这股作风才让她走到市长的位子上来。马小乐知道,方瑜这么爽快地答应下来,其实是卖足了人情给他,帮他办了件顺手好事,提拔丁新华。\

????既然有这个便利,马小乐也干脆,直接提出要丁新华到市城管局当监察执法大队队长。队长这称呼似乎没有以前的局长好听,但级别上去了,正科。丁新华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,原等着在榆宁县城管局副局长的位子上等退休的,没想到有贵人相助,不但提了,而且还到市里去了。在大多数人严重,工作在县里和市里那是截然两个境地。

????“欸哟,马局,还真没想到,能托到你这份福!”丁新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????“这不正常嘛,都是好兄弟好朋友,有能耐帮衬一下的就帮衬下。”马小乐笑道,“在榆宁,我真正看做朋友的没几个,还有栾大松,改天找到好机会,把他弄到市能源办来,起码得有间像样的办公室吧!”

????“够意思!”丁新华情不自禁地握住马小乐的手,“就这几天,你抽个空会榆宁,把老栾喊上,好好喝一顿,那可是很开怀的!”

????“行,没问题,我也好久没放松了。\”马小乐道,“到时把岳部长也喊上,他我是帮不上了,没那个能耐,而且我估计他也不愿意动,现在他的日子可舒服呢。”

????“没有宋光明跟他唱对台戏,岳进鸣简直就是神仙!”丁新华道,“全县的处级以下干部调动、提拔都得看他脸色,他不舒服就没有天理了。”

????“嘿嘿。”马小乐笑道,“这话不错,榆宁县就是他的地盘,到处踩着肯定得意,调他到市里来,估计八抬大轿都请不动。不过,也可能是他年龄到了,要是他再年轻些,没准也要折腾一番的。”

????“有可能。”丁新华道,“马局,说说我吧,你说我到监察执法大队去,万一要服不了众咋办?”

????“怎么会呢。”马小乐拍拍丁新华肩膀,“你过去先别舀架子,请队里的人做一做,喝个小酒,到时我喊几个有头脸的人给你撑撑面子,肯定管用。\”

????“那可真是太好了!”丁新华道。

????“别急着说好,还有事等着你去办呢。”马小乐道,“我在方市长面前说了要急需出力,所以你才这么快就提到市里来。”

????“啥事尽管说!”丁新华是个爽快人,拍得胸脯直响。

????马小乐很有耐心地把华泰路西段北侧的棚户区改造一事说了,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阻止光大公司的拆迁进程。

????“也就是说现在的城管执法大队是站在光大公司那边的?”丁新华问。

????“是。”马小乐道,“我想这方面的事不用多说,你肯定知道该怎么做,不过要讲究个策略,你到任后也不能明显倾向我们。”

????“演戏,我也会!”丁新华笑道,“在拆除违法建筑上,我能做到气势汹汹,却半天也拆不下几块砖的效果!”

????“好!就照这样干!”马小乐道,“这事做好了,也不屈我在方瑜面前开了那个口!”

????马小乐跟丁新华作了这番交流后,又打了个电话给方瑜,现在他已经没有顾虑了,找方瑜不再经过卜博,而是直线联系,他不担心方瑜会因为不便或被打搅休息等而生烦。\

????“方市长,我是马小乐,有个事想跟你汇报下。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

????“上次说把我朋友丁新华调到市城管局,现在已经办妥,在执法大队,下一步的拆迁工作估计他会出面,因为其中有周旋,这事最好不要让汤静虹知道,所以我觉得该有人跟城管彭局长打个招呼。”马小乐道,“让城管插手华泰路西侧的拆迁纠纷,是梁国跟彭局长打的招呼,其实彭局长知道这事你会不高兴,但他也没法子,只能祈祷你能谅解他的无奈。现在我们安插丁新华进来,实质上是跟梁国对抗,彭局长也明白,所以丁新华到位也很顺利。\只是有一点,彭局长这人我不了解,万一他思想要是一个不到位,把这事跟梁国说了,恐怕汤静虹就不会依赖城管,那么丁新华就发挥不了拖拉拆迁进度的作用了。”

????“嗯,是有必要。”方瑜不紧不慢地说道,“这事我让卜博去尽快去解决,你只管实施你的计划。”

????“是。”马小乐简洁一个字回答后便挂了电话,别的倒没啥,就是觉得卜博这人挺奇怪,可以说是方瑜的心腹,咋能这么安心?就一辈子当个小秘书?其实不是这么回事,卜博虽然是秘书,但括弧是正科级,他自认为把名利已经参透,不是双丰收的事,最终他选择了后者,不争名,但夺利,他做到了,而且很满足。这些都是马小乐后来才知道的,而且方瑜也给过卜博一个承诺,在她退居之前,会给卜博解决掉副处的问题。所以,卜博对方瑜更是死心塌地。

????话说回来,方瑜和卜博之间的事情,马小乐才不会去关心,他只关心自己脚下的每一个阶梯。\

????眼前拆迁的事情,就是他认为极为重要的一个,必须垒结实了。

????这一段时间,华泰路西段的棚户区拆迁,起起伏伏进进退退,有一部分居民气馁了,败下阵来乖乖地搬离。

????但以金柱几人为核心的近二十户居民颇有视死如归的精神,大有房在人在、房无人亡的气概,再加上丁新华表面上咋咋喝喝要吃人,实际上却不见半点腥风的做法,也助长了这批“钉子户”的顽强抵抗作风。因此,接下来的很长时间,拆迁工作并无实质性进展。

????“怎么会这样?”汤静虹坐不住了,面对拆迁组项目经理的汇报大发雷霆,“有城管支持着,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进展?”

????“汤总,那帮刁民实在是太厉害了,城管也没法子了,就差舀炸药炸了。”项目经理一脸无奈。

????“如果按照那些钉子户提出的要求,我们要多花多少?”汤静虹问。\

????“两百万左右吧。”

????“开玩笑!”汤静虹道,“因为拆迁进程的问题,我已经损失七八十万了,要是再答应他们的要求,岂不是要亏。”

????“汤总,那要不要采用点特别手段?”

????汤静虹听了,慢慢合上眼睛。梁国跟她说过,一般情况下不能用见不得人的法子,毕竟光大也算是是市里的名企了,有些事得不偿失。汤静虹也懂这个道理,所以很多时候,她宁愿多花点钱来解决问题,也不愿用那些所谓的特别手段。不过这次拆迁实在是让她不能忍让,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,太多了!

????“好吧,不过别太过分,达到目的就行。”汤静虹同意了。

????这个讯息马小乐很快就知晓,因为丁新华探到了气味。平常,光大拆迁公司的人会一直盯着他,要城管加力,但今天没有。凭以往的经验,丁新华断定拆迁公司是要玩“技巧”了,不再依靠城管的执法力度。\

????“不怕。”马小乐呵呵一笑,“等他们活动活动,我再动手。”

????第三天,深夜十二点。几条人影闪进清净了两三天的华泰路西段拆迁区。

????这里留守的人家,除了金柱他们,别的抗拆户都以为要迎来了胜利的曙光,个个睡得香甜。

????一户将院子全都盖满两层楼房的人家,最先遭到了猛烈的攻击。先是玻璃被石块击碎,尔后门被铁镐砸开,屋内的东西,不管值不值钱,全砸。

????户主是个六十一岁的老妇,还有她三十岁的儿子。两人被突如其来的悍攻惊懵的一塌糊涂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打砸是必经的阵痛,但奇袭来得确实够猛够惨烈,他们还是呆住了。

????可以说,除了睡觉的两张床,其它家什几乎都留有被破坏的痕迹,就连床底下的小尿壶,也被砸成几瓣。

????“再不搬走,下次连人一起砸烂!”打砸者留下一句话,风也似的撤离。

????次日,母子俩报案。

????派出所民警过来,无可奈何,明知是拆迁公司所为,却没有证据。再说,就是有证据,最后也会在关照下将事件冰消瓦解。

????“怎么也得做个笔录吧。”民警掏出子,随后问了几个问题。母子俩不知道其中的玄处,还当成正儿八经的一回事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。

????“不能向他们低头!”

????“这也有点太欺负人了吧!”

????金柱他们几个,挑动另外几家钉子户围了上去。“实在不行我们自己组建自卫队!闹出人命也不怕!”金柱大声吆喝着,立刻引来阵阵附和。

????“对,跟他们黑心的拆迁队拼了!成不了烈士也光荣!”有人发着狠。

????众人的情绪渐起,此时劝说无异于引火烧身,民警也不多说,简单敷衍几句就走了。

????“大个子,你看看组织一下,我们是得组织一下,要不被砸了房子不也白受了嘛。”有人对金柱说话。

????这些日子,金柱都是以户主的亲戚自居,否则生面孔出现在棚户区内,混不过去,不像楼房,对门住八年没准也不知道人家到底几口人。

????“是得想个法子对付那帮狗日的!”金柱眼睛转了几圈,又道:“不过给你个建议,到时听到动静后都别出门,只管舀着家伙躲在门口就行,有人进去就打,没人进去就别出来,不管外面有多大动静,等到我喊你们的时候再出来。”

????
上一篇:645 不感慨
下一篇:647 要名利双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