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g娱乐场送彩金小农民》

374 找到口子

????374找到口子

????表演头脑不能清醒,马小乐决定装醉酒。

????二话不说,马小乐摸出了手机,站起身来,晃了一下,“我现在就给甄有为打电话,让他来喝酒!”

????马小乐此言一出,众人很意外,说甄有为在市里呢。马小乐嘿嘿一笑,说在市里就坐飞机回来。

????马小乐嘴里咕嘟着,听不清到底说了些啥,但可以明确判定,他舌头变大变硬,吐字不清。

????朱有富歪头看看邵佳媛,用眼神问话:马小乐喝多了?邵佳媛抬头看看马小乐,又望望朱有富,点了点头。

????在座的都不知道马小乐酒量,见他这般模样,都确信是醉酒了。

????“甄队!”马小乐已经拨通了电话,“搁哪儿呢?”

????那边甄有为一听是马小乐,再听听口气,一猜就是他喝多了,忙问马小乐在哪儿。马小乐哈哈着,说别问在哪儿,要给甄有为听个声音,看他知不知道是谁。说完,就把电话塞到朱有富手里。

????朱有富和甄有为说话,当然不是那么随便,一说话就报出自己家门,说和马局长喝酒,碰巧谈起了他。甄有为呵呵一笑,说马局长可能喝多了,要朱有富多照顾下他这位小兄弟,绝对不能再让他喝了。

????朱有富说行,一定不再让马小乐喝了。

????通完电话电话,朱有富很严肃,对邵佳媛道:“邵部长,要不今天就这样吧,甄有为刚才说不能再让马局长喝了。”

????“什么,他不让我喝酒了?”马小乐高声叫起来,“朱台长,他是这么说的么?我还没让他来喝酒呢,怎么他就不让我喝了?来,倒酒,大家共饮十八杯!”

????“马局长,来日方长嘛!”邵佳媛拉着马小乐的手,让他坐下来,笑道:“今天酒不喝了,下午都还有工作呢,要不改天选个晚上的时间,那时再放开肚子喝!”

????“哦,邵部长,你不说工作我还忘了。”马小乐抖了眉毛,打个酒嗝,“有关沼气建设推广的事情,你看是不是尽早安排一下?”

????“行,这事包你邵姐身上了,放心吧!”邵佳媛对严亮和栾大松说到,“马局长怎么回去?”

????“我送吧。”栾大松自告奋勇,“我把他送回去休息。”

????就这么散了,主人的醉酒,倒省了许多寒暄。唯一感到不畅快的是姚婧,酒席桌上她就没怎么说话,除了敬了一排酒,就竖着耳朵听了。原想酒席结束后和马小乐再做一番深入交流,没想到马小乐还被护送着回去了。

????说护送,一点不假。朱有富和邵佳媛都是带车来的,两人都要送马小乐回去,最后邵佳媛争得了这个权力。

????回住处的路上,马小乐坐在邵佳媛和栾大松中间。马小乐两手乱挥,在邵佳媛和栾大松身上直蹭,蹭的邵佳媛还挺紧张。马小乐眼角看到了邵佳媛的样子,心里嘿嘿直乐,看不出她还这么保守,或许是因为在人前吧。

????到了住处,栾大松把马小乐架上了楼,邵佳媛跟在后头也进了屋。这让马小乐不太自然,他的房间太乱,不过事情到了这份上,也顾不得啥了。

????栾大松把马小乐扶到床上躺了,看了看邵佳媛,“邵部长,马局长这样该没事吧。”

????“应该没事。”邵佳媛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马小乐,逗留了几眼。

????“那就这样吧,让马局长休息休息。”栾大松自己也晕晕乎乎,抬脚便往外走。邵佳媛也跟着出去,出门前又回头瞧了瞧。

????栾大松和邵佳媛一出门,马小乐就蹦了起来,“嘿,这帮家伙,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!”

????起来洗把脸,马小乐还真觉得有点头晕,干脆又回到床上躺下,睡不着就闭目养神。躺下来一清净,马小乐想到了刚才在车上蹭邵佳媛的光景,觉得邵佳媛身上挺软和的,但看她的样子,却是很强硬。还有邢睿,她那双眼睛老是勾勾地看着他,倒是姚婧没怎么说话,只是敬了他两杯酒。“姚婧这女人,有些让人看不透。”马小乐自语道,“不过看不透没关系,都给我霸王硬上弓了,还装高深有啥用。”

????想得正带劲,手机响了,范枣妮来电。

????“送日来了!”马小乐接电话前嘀咕了一句,不过电话接了之后,发现不是那回事。范枣妮说她肚子不好,直接回市里去了。马小乐问咋回事,范枣妮唉声叹气,说村上曹二魁家的小商店真是害人,不知道从哪进了些害人的罐头,她妈赵腊梅买了两瓶,一家人吃了都拉肚。

????“还有这回事?!”马小乐突然想起来,刘长喜的猪肉摊给收拾了,曹二魁家的小商店还没拾掇呢,这次刚好是个机会,“枣妮,我马上找工商局,去把狗日曹二魁的店给查了!”

????“我看是该查,要不咱村里人可得受害!”范枣妮也很气愤,“小乐,最好明天就把他给查了,省得再作害人!”

????“行啊,枣妮你都发话了,我还能不照办么!”马小乐道,“明天,指定明天了!哦,不行,枣妮,得过两天的,要不太明显了,曹二魁肯定会说是你让人查的,没准他背后对你爹再捣鼓点啥,那也不好。”

????范枣妮听了很受安慰,不过马上话题一转,问起了曹二魁女人田小娥的事来,“小乐,你说你以前到底有没有睡过田小娥?”

????“你,怎么了,这你也相信?”马小乐支吾着,“枣妮,你难道真相信我睡了她?”

????“谁知道你呢,当时你在村里干了些啥只有你清楚。”范枣妮好像有点嫉妒,“人家说你跟咱村里好几个女人都上过床!”

????“胡扯!”马小乐的口气很愤慨,“这又是谁在造谣了,看我混得不错不顺眼,想败坏我呢!”

????“但愿吧。”范枣妮道,“唉,马小乐,我看我是被你搞迷糊了,竟然管起了你的闲事,唉,不说了,我自己还顾不过来呢。”

????范枣妮挂了电话,马小乐有点发呆。范枣妮的话让马小乐有点触动,觉得她其实挺可怜,结婚到现在,这日子过得真是有点折磨,找了个男人,过不到一起去,不是折磨是啥。

????“这么多愁善感干啥!”马小乐自叹一声,苦笑了一下,“自己先混好再说,等混好了,让那些喜欢自己的女人都过上幸福的日子!”马小乐起身,伸手抓过香烟,点了一支,扳着指头把心里的女人想了一遍,“嗯,也就那么十来个。”

????想完这些,马小乐来了精神,下床出门去单位,心里高呼着:为了女同胞的幸福,努力啊!

????来到办公室,屁股还没坐稳,又有人来电话了,这次可没想到,是葛荣荣。葛荣荣口气好像很谨慎,问马小乐昨天下午和吉远华发生了什么。马小乐呵呵一笑,说没啥,就是有点小小的误会,吉远华可能太计较了。葛荣荣说吉远华昨晚回家简直跟疯了一样,说一定要给他点颜色。

????马小乐呵呵一笑,“荣荣,你能跟我说这些,我和感激,我会小心的,他吉远华要给我颜色看,尽管给,我就是一大染坊,颜色越多越好。”

????葛荣荣很着急,“小乐,我不是这个意思,唉,怎么说,吉远华也是我男人,我看着你们两个人闹矛盾,这心里头难受呢!”

????马小乐听了默不作声,葛荣荣说得对,吉远华毕竟是她男人,看来以后对付吉远华,还得为葛荣荣考虑考虑,不能让她太伤心,不过,如果吉远华太过分,那就没办法了。

????事情想了很多,琐事不少,比如金柱带队施工,还有曹二魁的小商店。当然,大事是不能丢松的,比如沼气建设推广一定得做好,现在就等着铺天盖地的宣传了,然后派驻专业建筑队下村,再给沼气户培训培训。这当口,估计上面的补贴也差不多能下来了,再给村民们挨个发放。这么一来,沼气建设推广的事就相当漂亮了,也算是自己到任后的一把火。

????马小乐估计能闲暇一两天,决定到市里去一趟,两件事,看看谭晓娟,再看看金柱的工地。

????不过现在毕竟不是自己单干,凡事得讲个纪律。马小乐找到伍加广,说这两天打算到市能源办跑跑,把沼气建设补贴申请的事搞搞,争取早点拿到补贴。伍加广很支持,说没问题,不管怎样,一定要在沼气推广上打个漂亮仗,这不单单是个人的荣誉,也是农林局的荣誉。

????马小乐回到办公室,打电话给栾大松,问补贴申请怎么样了。栾大松一吃惊,问怎么到单位了。马小乐说事情多,小睡了一刻就醒,虽然头还晕,但不糊涂,所以就到班上处理点事情。栾大松夸马小乐真是一心扑在了岗位上,并告诉他补贴申请的材料已经齐备,明天就往市里送。

????“那刚好,我明天也去市里,要不要和你一起过去?”马小乐问。

????“你要是不忙,一起过去当然好些,不过要是有事忙不开,不去也成。”栾大松道,“反正这事都是程序上的事情,我跟市能源办关系也不错,不会有啥耽误的。”

????“哦,那这样我就不去了。”马小乐道,“栾主任,你去市里的相关费用,留个条子,到时经费里报销。嗯,还有,要是有人问起,你就说是我一起去市能源办的。”

????“行,没问题!”栾大松笑道,“马局长,我明白,你有事尽管忙!”

????和栾大松通完电话,马小乐有点犯愁,他这个副局长没有专车,用车不方便。想来想去,还是找岳进鸣帮忙,用他的车往市里送一趟,又不耽误多少时间。

????没和岳进鸣打招呼,马小乐直接去了zf大院。

????一进办公大楼,有种直觉,气氛很紧张,似是有大事要发生。进了岳进鸣办公室,果然如此,领导班子要动了。

????“估计最多一个星期!”岳进鸣表情严肃,“宋光明代县长,吉远华副县长,确切消息!”

????“这狗日的吉远华还真能弄个副县啊!”马小乐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虽然这事有心理准备,但真的要到来的时候,心里还是难免地别扭起来。

????“没关系,咱用不着太担心。”岳进鸣道,“他们刚上台,不会明目张胆地跟打压我们,等他们觉得时机成熟,你也差不多站住脚了。”

????“嗯,不过岳部长,我听说宋光明和市委副书记梁国是嫡系,这倒值得注意!”马小乐道,“我们可没有那么硬的关系。”

????“不错,你说得很对。”岳进鸣道,“不过事情是靠人做出来的,关系关系,关键就在一个‘系’字,但凡‘系’的东西,都有解开断裂的可能,这年头,谁不为自己着想,他宋光明如果屁股上不干净,大难临头了,梁国又能怎么样,没准也甩手不管。”

????“那倒也是。”马小乐道,“但怕就怕梁国有小辫子攥在宋光明手里,那样一来,估计就麻烦得多。”

????“有这个可能!”岳进鸣道,“不过据我所知,梁国向来行事谨慎,我想不会让宋光明抓到什么小尾巴。”

????“岳部长,你的意思是?”马小乐盯着岳进鸣的脸,很虔诚。

????“找机会扳扳他宋光明,能扳倒最好!”岳进鸣压着嗓子,神色坚定。

????“有口子么?”

????“有!”岳进鸣道,“他女人,他女人胃口很大。如果我提起个人,估计你印象很深。”

????“谁?”

????“左家良!”

????“左家良?”马小乐一愣,点点头,“当然熟悉,那老贼头,被我治得可不轻。”

????“呵呵,那是我没想到的,你竟然把他给治住。”岳进鸣道,“左家良那关系,在榆宁县可是数得着的,和宋光明的关系最铁,现在宋光明当了县长,估计他要更嚣张了。”

????“左家良和宋光明怎么认识上了,以前有老交情?”

????“不是。”岳进鸣摇摇头,“左家良的老婆和宋光明的老婆认识,她们早年就是好朋友,几乎无话不说的好朋友,就这么一来二去,左家良和宋光明直接挂上了,他们之间,估计秘密大得惊人!”

????“肯定是跟钱有关。”马小乐道,“他们的手伸得很长、很开?”

????“是的,我估计那可是要杀头的罪!”岳进鸣道,“原先左家良在商业局,就一个小科长,后来得了宋光明的照应,就开始到各个国有企业去做一把手。”

????“国有企业的一把手也没啥好风光的嘛。”马小乐不以为然。

????“要风光干啥?”岳进鸣道,“那不实惠,人家玩得是实惠。你知道么,凡事左家良去过的国企,统统亏损,不管底子好孬,势头怎么样,只要他去了,就是亏损!”

????“哦,明白了!”马小乐道,“一定是左家良从中做手脚,把钱私流了,然后跟宋光明分掉!”

????“是这个道理!”岳进鸣道,“两个人,吃倒了几家国企,像什么机械厂、煤炭厂还有罐头厂,都被吃得半死不活,周转不起来。现在红旗化工厂,又开始萎缩了,去年还成,据听说今年又要不行了。”

????“没人去办他们的事?”马小乐问道,“我不信宋光明没一个对头?”

????“怎么没对头,多了,我不就是么!”岳进鸣道,“我办过他,不过没办倒,审计、税务等去查过,账面上没痕迹!”

????“手法很高明么。”马小乐默默地点点头,翻了翻嘴唇,“岳部长,看来直接从他们下手有难度,刚才你说宋光明的老婆胃口很大,是个口子,是啥意思?”

????“贪!”岳进鸣道,“宋光明的老婆朱萌桦,典型的蛇吞象,不怕撑死,就怕饿着。去他家送礼办事的,一敲门,朱萌桦先从猫眼里看看,手上提东西的,一律不开门,说宋光明不在家。”

????“为啥?”

????“很简单,手上提着东西,那礼能有多重?”岳进鸣道,“朱萌桦喜欢空着手上门求办事,那口袋里掏出来,就是哗哗响的票子!”

????“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,必定有一个失败的女人!”马小乐努嘴道,“找机会从朱萌桦身上开口,还真能把宋光明给送到黑暗里去!”

????“是的。”岳进鸣微微点头,“这得从长计议,因为宋光明这次当了县长,估计会有所收敛,朱萌桦也不会那么斗胆了。”

????“反正是个缺口,先放着。”马小乐道,“不过咱们也不是那种极恶之人,如果他们对咱还说得过去,咱也不会那么搞。”

????“不错,其实我们都是忠厚之人,但凡有奸恶之举,也都是被逼的。”岳进鸣道,“我们要做到不惹事,但也不能怵事,谁惹了我们,就坚决把他们斗倒在地!”

????岳进鸣的话,让马小乐多少有了点安慰,毕竟找到了打击宋光明的一种可能。来马小乐是茫然的,对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双双提拔有点点的慌,现在似乎淡定多了,淡定的差点连借车子的事都给忘了。

????岳进鸣对马小乐用车的事满口应承,说这鸡毛蒜皮的事,以后打个电话就成。

????马小乐笑着离开了,脑子里盘算着明天到市里,见到谭晓娟时该弄点啥新表现。

????
上一篇:373 两部有人
下一篇:375 又见谭局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