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g娱乐场送彩金小农民》

232 长跨

????推荐了了一生《医世无忧》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马小乐说的玩笑话,不过关飞却当真了,“兄弟,还别说,我看你也该试下!”

????“扯淡!”马小乐头一歪,不屑地看着关飞,“我试她干嘛?”

????“这你就不懂了吧!”关飞煞有其事地说道,“人家是纪律检查委员会的,告诉你,只要你还有啥想法,就得抓住这根系子。比如说吧,你马小乐将来当乡长了,想伸手弄点钱或搞点动作,能保证万无一失么?不能!那么就有人要办你的事,搞不好你就会被请去喝茶,而如果和宁淑凤走到一起,她多少会给你些帮助,关键时刻给你出谋划策,或者点拨你一下,没准就能保平安呢!”

????马小乐看着关飞,老半天才探身说了一句,“关飞,你小子是在咒我是吧?”

????“没没没!”关飞连连摆手,“我也是为自己考虑,我虽然是企业联合会的,但我现在搞得那些个小工程,都是和一些局单位挂钩的,还有一些要害部门,少不了要走动关系,那个钱出出进进也不是个小数目,我担心万一哪天我进贡过的人中有出事的,把我给抖落出来,那我可能也是要被找过去的,要是没有个照应,还真猜不着会发生啥事!”说到这里,关飞端起茶杯灌了一通,抹了把嘴继续说道:“所以,咱得抓住宁淑凤这个救命菩萨!”

????“拉倒吧。”马小乐一歪屁股,“我马小乐堂堂正正做人,清清白白做事,还用不着宁淑凤这个胖菩萨。”

????“行了,别把你们年终总结里的话背给我听。”关飞道,“老同学,真的,我觉得你以后的人生道路上,是需要宁淑凤的。”

????“希望你不是乌鸦嘴。”马小乐说着就要离去。

????“别不相信,我看得出来,你就是再扮好人,也有人眼红要算计你,所以你总少不了麻烦的!”关飞喋喋不休,争取在马小乐走之前多说几句。

????“我来就是好人,不用扮。”

????“嘿嘿,好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好人……”

????马小乐已经拐下楼梯了,还依稀能听到关飞的奸笑声……

????这种奸笑声情况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,一整个冬天,马小乐数次往返于沙墩乡和榆宁县,只要每次离开县里和关飞道别,总能听到关飞的奸笑和坏笑,好在马小乐习惯了,不以为然。

????当然,习惯的不仅仅是关飞的笑,还有和米婷、葛荣荣、宁淑凤三人之间的关系。自从有了第一次聚会,便是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的开始。马小乐和葛荣荣这间的配合已经很默契了,无论是床上还是饭桌上,都不露痕迹。马小乐很诚实地告诉了葛荣荣,他准备两年后追求米婷,葛荣荣能理解,所以每逢聚会的时候,她总是笑呵呵地感叹着说,和马小乐有缘无分,只是经常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钻进马小乐的被窝。这种事情马小乐十分担忧,百密一疏,要是这样常此以往次下去,总归会走漏风声,而作为警察的米婷,哪里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?

????好在米婷很坚决地讲过,要马小乐认识清楚,不要以为他们现在是恋爱关系,还远远不是,只要马小乐一天不到县里来工作,两人还是各行各道,也正因此,马小乐的行为还没有进入米婷的监督性视野,离暴露危险的距离还有很大一段。所以,马小乐说很能接受这个认识,也很乐意接受,这样才会有向上拼搏的动力。米婷对此表示很欣赏,还类似奖赏似的,抬手摸了摸了马小乐的左脸。

????这是迄今为止和米婷之间算是最亲昵的动作了,害得马小乐好几天没舍得洗左边的脸。

????和宁淑凤之间的关系也渐渐近了,马小乐有了几次送宁淑凤回家的机会,也喝过几次茶,谈了很多。宁淑凤说马小乐比关飞朴实多了,谈心聊天很舒服。每每这时马小乐总是嘿嘿笑两声,抿两口茶后说其实他很坏,惹得宁淑芬捂着嘴直笑。不知为什么,也许是因为名字里同样有个“淑”字,渐渐地,马小乐从宁淑凤身上竟然能嗅到点柳淑英的味道。这让马小乐很不理解,宁淑凤和柳淑英,两人差别太大了。虽然宁淑凤的五官也不丑,但是她那富裕的身段和柳淑英比起来,真是差得太多太多。后来马小乐想了很长时间,觉得宁淑凤之所以有柳淑英的味道,可能是因为宁淑凤和柳淑英一样,眼神中都透着关爱,和外表无关。

????马小乐一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直到后来范枣妮点醒了他,说他有恋母情结。范枣妮告诉马小乐,因为他自小几乎就没尝到过啥叫母爱,所以骨子里总有种渴望,渴望被年龄长过他的女人关爱,这种关爱极易引起他的共鸣,从而产生一种别样的情愫,在某些因素的诱发下,会滋生出男女间的那种情感。当然,范枣妮为何跟马小乐讲这些,还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????还是说马小乐,自他隐隐地意识到了对宁淑凤有点那种感觉后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但越觉着不可思议越是朝那上面想。有好几次,马小乐都不由自主地呆呆地望着宁淑凤,想象着和她光溜溜地抱着翻滚在床面上会是个什么样子。或许女人的敏感度很高,马小乐每次那样出神地望着宁淑凤,她都有感觉,浑身不自在。

????总之,马小乐每次去县里和他们一起聚会时,觉得很微妙,一桌五个人,好像关飞是局外人,虽然他每次话最多。一句话概括就是:马小乐眼里看着米婷,心里面却时常会开个小差想想宁淑凤,而桌子底下,还频频和葛荣荣挠挠手。

????马小乐曾一度迷恋于这种场合,他觉着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。但很多时候,马小乐也会痛恨自己,觉着自己简直太玩世不恭。“总有一天会结束的,越快越好。”马小乐总是这么对自己说。

????这句话一直说了一个冬季,直到第二年开春,沙墩乡大院里开始躁动起来。

????躁动是因为吉远华,两会马上就要开了,已经有确切消息,他是到县zf办公室当主任。

????整个乡zf大院都对吉远华奉迎着,从级别上讲,和庄重信、冯义善一样,都是正科级,可位子不一样,管得事情也不一样。

????马小乐心里很不平衡,不说跟吉远华之间的仇怨,单说他自己,才是个股级干部,其实说是股级,那是安慰人的,能上台面、被承认的行政级别,最低也是副科,根就没有股级这个档次。

????马小乐更加勤劳地往返于县城和乡里,这个时候,他有一颗浮躁的心,尤其是看到吉远华那得意不可一世的样子,他实在静不下来,他有种冲动,想撒野的冲动,可毕竟是了,做事不能莽撞,即使撒野,那也得找个合适的法子。

????马小乐的法子就是去县城,只是不再像聚会那样把关飞、米婷、葛荣荣还有宁淑凤一起都喊上,他学会了单独行动,他不找米婷,也不着关飞,只找葛荣荣和宁淑凤。葛荣荣说,家里已经开始给她张罗对象了,是县教育局一个领导家的亲戚,也是从政的,而且很有前途。这时的葛荣荣,已经从女孩变成了女人,已经很会从床上寻找那种无比的享受了,而且越来越大胆,越来越主动。有时马小乐送她回家,一进楼梯,葛荣荣抱住马小乐,又亲又摸,然后趴在扶手上,撅起屁股,再牵着马小乐的手放到上面。黑暗中,马小乐觉着别样的兴奋在体内奔燃着,总会弯下腰,耸起屁股,每一次,马小乐都觉着自己像曾经的阿黄一样威猛……

????找宁淑凤,都是在找葛荣荣之后。此时的马小乐只是谈心倾诉,心无旁骛,在宁淑凤温和含情的眼光中陶醉着,这个时候马小乐最放松,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,在小南庄村田野里奔跑的孩子,无忧无虑。“我喜欢你!”有一天,马小乐在咖啡厅里猛地抓起了宁淑凤的手,说出了这句话。宁淑凤显然是惊慌失措了,急急地收回了手,慌乱地端起咖啡杯,不再像平常那样小口品尝,而是“咕咚咕咚”两口就喝完了,“别瞎说,你喜欢我什么,在我眼里你还是小孩子呢!”

????看着宁淑凤的惊慌反应,马小乐暗暗笑了,如同勘察到了一个富饶的宝藏,但并不急于挖掘。

????由于频繁地进出县城,马小乐觉得有点变化。回到沙墩乡的时候,他突然觉得曾经是那么熟悉的环境,陡然间好像陌生了许多,那小摊贩集聚的十字街口,带着点滑稽的声声叫卖,还有地上零零散散的落叶,尤其是看起来高大威严的乡zf大院门,水泥砌成,外面贴着一层琉璃小采石,这些都是熟悉得有些五睹的东西,现在看起来似乎就像是在昨天的昨天,有些遥远,又像是个梦,只是记忆得很清晰罢了。

????要不是庄重信的提醒,马小乐可能无法这么快从这个梦境里走出来。

????“小乐,该收收心了!”庄重信坐在办公桌前闭着眼睛,一边用手指弹着桌面一边说道:“我理解你,前段时间在这大院里呆不住,可现在两会已结束,吉远华也走了,你也该收心回来了,好好干,不是空了个副乡长的位子嘛,你再表现表现,就有机会上去。”

????“冯义善不会搞鬼么?”

????“会,一定会!”庄重信道,“不过已经不重要,他没有多少力了,吉远华已经到县里了,难道还有心思帮他在咱乡里折腾?”

????其实这一点马小乐早已想到,只是他不知道下面怎么干才能好好表现一下,沙墩乡,偏僻、底子薄,啥工矿企业都没有,靠土地?不行,这个马小乐老早就认识到了,要不他也不会搞像地条钢这样的玩意儿。现在乡里唯一正规的、能算得上点业绩的,就是他的通乐编织厂了。如果把厂子转移到乡党委的口下,那也是他的一个工作亮点。可是单凭这个亮点,还没有把握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去当副乡长,而且,编织厂也早有答应了,现在的经营由金柱负责,除了开支之外,说过要给柳淑英为二楞子看病的,不能出尔反尔。

????经过一番考虑,马小乐觉得应该找冯义善谈谈,示点好,要不两边老是拆台,谁也干不成啥事,再说了,假如过段时间他真的能当上副乡长,虽然有庄重信撑腰,但也还得和冯义善处好关系,哪怕就是表面的和睦也可以,要不然在那么多公开场合里,比如开会啥的,抹不开面子。

????马小乐去找冯义善之前,和庄重信打了个招呼,他怕万一哪天冯义善要是使坏的话,对庄重信说他偷偷去献好,是对庄重信的不忠,弄不好丢了芝麻又丢了西瓜,两手空。

????马小乐很诚恳地把要找冯义善的原因分析给庄重信听了,庄重信点点头,说行,还说其实他也不想和冯义善搞对立,费心费脑的,也没啥乐趣。庄重信还说,不过都和冯义善对立了这么多年了,双方的积怨太深,不可能真的言归于好携手共进,顶多也就是像前段时间那样,表面上一团和气罢了。

????马小乐说表面上的就够了,不至于到时他处境尴尬就成。

????冯义善对马小乐的主动示好感到吃惊,当然,马小乐的示好也是有分寸的,什么事情都没明说,只是说以后党政应该多多合作,要当成一盘棋来下。马小乐还暗示性地举了个例子说不如地条钢和烤烟叶的事情,如果能相互提醒相互帮忙,也不至于搞不下去。

????此时的冯义善,对马小乐上了吴仪红一事,从真正的心理上说,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愤恨,他老早就想通了,吴仪红顶多算是他的一个姘妇,又不是老婆,别人上她几下关他多大鸟事。不过人要脸树要皮,冯义善始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,被自己人挖了墙角。但是现在马小乐主动过来了,而且当时也算是惩罚过他了,觉得要是拒绝的话,那以后就绝对是没有言和的机会了。再者,冯义善也知道庄重信会把马小乐朝那个空缺的副乡长位子上推,他固然可以从中设置一些障碍来阻拦,但他自认为能阻挡得住的几率并不大,到时马小乐真的过来当副乡长了,如果老是事事跟他作对,也不是省心的事,毕竟事情都是双方面的。

????所以最后冯义善算是接受了马小乐的示好,表面上算是和睦了。

????马小乐觉得此事可喜可贺,同时也知道这只代表一时。马小乐很清楚,冯义善之所以接受示好,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够强,一旦哪天他觉得自己又强大起来,估计就不会顾及现在表面上的一切了,人心就是这样叵测。

????
上一篇:231 处血
下一篇:233 土法炼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