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g娱乐场送彩金小农民》

106 没人给你焐个被窝

????马小乐和吴仪红结伴去了县里,来马小乐的心情应该不错,因为吴仪红这个女人虽谈不上国色天香,却也是饶有风姿,马小乐一路上就幻想着,苗条的有些瘦弱的吴仪红,要是穿得更电视上那些游泳的女人一样,会是啥样子呢,估计也应该很好看吧,因为吴仪红瘦归瘦,其实也蛮有肉的。

????可是随行的还有一个人,让马小乐如棘刺在背,这个人就是吉远华。吉远华去县里看他当人事局长的叔叔,顺路一起。

????马小乐不这么认为,因为他早就看出来了,吉远华这小子对吴仪红有意思,不过吴仪红不知为啥,还就理他那个茬,平时说啥都行,可吉远华只要往那方面扯,吴仪红就撇开了。经过好好一番琢磨,马小乐知道了,因为吴仪红是冯义善的人,冯义善对吴仪红表面上一是一二是二,可背地里却是不分上下的。就因为这关系,吴仪红在乡zf是一个深埋的红人,明眼人都知道,只有吉远华这样的傻子不知二五,还硬想靠她点便宜。对于这种事,吴仪红想得很透,绝对不能胡来瞎搞的,否则,冯义善一生气,她的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。

????可是吉远华还就是一根筋的脑袋,对喜欢摆弄风姿却老是隐藏风骚的吴仪红心醉不已,这不吴仪红要去县里参加冬泳,他假装要去县里看叔叔,其实是为了看吴仪红露出来的身子。吉远华原自己也要参加的,可他实在怕那冰冷的河水,所以退却了,还指名让马小乐去,使劲冻冻他。

????冬泳场上,吉远华叼着烟,拿着望远镜站在榆宁大河岸边上的人群中,等待吴仪红的出现。

????此时在更衣室门口,马小乐从男室里出来,一眼瞅见了吴仪红,可能是还不适应的缘故,娇滴滴的小身子在寒风中不住地哆嗦着。

????马小乐穿着裤衩,眼巴巴地看这吴仪红,真想扑上去把她抱在怀里摸弄一番,她这小身子还真是诱人,到底是坐办公室的,还是滑嫩水灵,比起金朵的皮肉来也一点不差。不过马小乐不确定吴仪红的腿窝子里是不是也还是水灵粉嫩的,八成不会是了,年龄不小了,被男人折腾得估计也够戗,那儿多半是频遭打击后皱褶密布,灰黑一糊。

????“马小乐,走啊,发什么愣!”吴仪红抱着膀子,颤颤巍巍地走到马小乐跟前,“赶紧下去游下算了,在岸上更冷呢!”话没说完,吴仪红就愣住了,眼睛落在马小乐的裆部迟迟不肯离去。

????这让马小乐很不自在,他在男更衣室里脱裤子时被聚焦了,因为他哪儿鼓得实在是太厉害了,乍一看,跟藏了跟大油条似的。不过在吴仪红看来,更像是女人到经期,底下塞了三层卫生巾一样。

????“吴秘书,那就走吧。”马小乐转过身子,扭头看着吴仪红。吴仪红的脸已经红了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,“走吧!”说完,跟着马小乐颠颠地下了河堤。

????吴仪红故意久久不下水,让马小乐牵着她慢慢来,说要逐渐适应,就趁这功夫,吴仪红盯着马小乐的两腿根之间,看得心跳加速,浑身跟冒火似的,最后“扑通”一声,趴进了冰冷的河水里,“啊!马小乐,快来啊!”

????马小乐这么近地跟吴仪红在一起,而且她还穿着那么点东西,体内也是烈火炎炎,只是他的出火筒子不行而已,否则早就翘翘了。“我来了!”马小乐也是兴奋地一叫,扑进水中,和吴仪红“呼呼”地向前游去。

????岸边的吉远华没有注意到马小乐,他举着望远镜只看吴仪红了,看得口水拉拉,“妈的,哪天非上了她不可!”吉远华看着吴仪红趴进水里,像条诱人的白鲤鱼一样。

????冬泳结束了,马小乐和吴仪红都在前五名,高高兴兴地领了奖品回去了,把一直在岸上的吉远华给忘得一干二净。吉远华见吴仪红和马小乐有说有笑的,也没好意思过去搭讪,灰溜溜地走了。

????“马小乐,我好像冻着了。”坐在回沙墩乡的班车上,吴仪红故意把娇小的身子靠向马小乐,小声说。

????“唉,你说大冬天的,搞啥游泳啊,这不折腾人么!”马小乐思考了一下,抬手将吴仪红稍稍拦住了。吴仪红心里顿时兴奋起来,心想马小乐胆子还够大的啊,没怎么地就伸手拦自己,看来今晚的美事很有戏!吴仪红很舒服地靠在马小乐身上,闭上眼睛想着他裆部的那根东西,遐思着它怒目独睁的时候,心里犹如百蚁簇动,好不难受,真想立刻就被马小乐那怒气冲天的家伙来一顿狠狠的收拾,直到浑身散架。

????回到乡里已是天上黑影了,吴仪红和马小乐在街上吃了碗面条就回乡zf大院了。

????大院后头是家属区和单身汉宿舍。一排溜的青砖瓦房,地上也铺得也是青砖,看起来很古朴,有些地方常年阴仄,还长了青苔。

????马小乐怕吴仪红提出那些个要求,再加上有些疲劳,便匆匆告辞回到宿舍钻了被窝。

????吴仪红回到家里,当司机的男人不在,出车还没回来。吴仪红心思烦乱地坐在屋里看电视,左思右想,还是到厨房做了两个荷包蛋,偷偷摸摸地敲开了马小乐的房门。

????“马小乐,下午在车上真是谢谢你了,要不是在你怀里暖和了一下,没准我现在就发高烧了呢!”吴仪红把盛有荷包蛋的碗送到了马小乐面前,“来,吃点补补吧,今天也够累的了。”

????马小乐看着吴仪红眼里射出来的欲光,很明白她的渴望,可是他能如何?而且就算能如何,也不会成了她的心愿,因为有冯义善在。马小乐对这点很有见地,搞谁都不能搞乡长的小秘,否则一旦事情败露,那他可就葬送了一切。

????“吴秘书,我不喜欢吃荷包蛋的。”马小乐坐到床边,拿起烟抽起来。吴仪红一愣,马小乐的不冷不忍很出乎她的意料,“兴许是这小子害羞吧!”吴仪红往好处想,决定再试探一番,“唉,你也不容易,一个人出门在外的,大冬天的也没人给你焐个被窝。”

????“一个人也不冷呢,习惯了。”马小乐吐着眼圈,漫不经心地说。

????吴仪红暗暗叹了口气,不过还不死心,“马小乐,你是不知道焐被窝的滋味呢,要不要我做下给你试试?”吴仪红的口气很恳切。

????“不不不,不用了。”马小乐直摆手,“吴秘书,谢谢你了,真的不用。”

????吴仪红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,心想马小乐你不识抬举,单就这zf大院里,想和她上床的不下一个排呢,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来,还推三阻四的。

????也许是自尊受到了莫大的伤害,吴仪红阴沉着脸走了。马小乐尽管心里不是个滋味,但觉着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????让马小乐没想到的是,吴仪红甩门而走时阴沉的脸色,就如同他接下来一段时间生活的颜色。办公室里,吴仪红对他不再是以往带着微笑的脸,吉远华见有机可乘,对马小乐更加颐指气使,吴仪红似乎也有意做给马小乐看,竟然和吉远华嘻哈起来,不过分寸把握的还挺到位,吉远华还不能逮到什么机会。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,看到吴仪红和吉远华两个实力派人物跟马小乐对立了,自然也不和马小乐近乎了。

????这情势,让极其失落的马小乐很多时候都迷惘不已,有时竟然忘了为啥要到这乡zf办来,心想在小南庄村安安稳稳地做个村长不挺好嘛,干啥要跑到这里来受挤兑呢。直到冯义善有一天找到,提出乡里税收的问题时,他才想起来,来zf办是为了当比村长还大的官的。

????冯义善说,已经到年底了,县里的税收任务还没完成,得想想办法。马小乐很奇怪,说乡里的很多村都集体搞了种植、养殖,怎么会没钱缴税?冯义善说村子里有钱时有钱,可哪能要上来呢,平时他们从乡财政抠钱还来不及呢。

????马小乐说那行,好好想想时会有办法的。冯义善拍拍马小乐的肩膀,笑呵呵地走了,说他相信马小乐的能力,不过这事也不急,毕竟全县各个乡镇都有这种情况,县里已经松口了,说最迟到明年开春后,必须把税收给补上来,否则明年啥评比都没份。

????马小乐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,这可是自打他到乡zf办以来,冯义善交办他的第一件事,一定得办得漂亮些。

????有了事情,马小乐对吴仪红和吉远华就不在那么在意了,任他们小丑般地表演着。不过有时马小乐实在是看不过去,心里就发狠:吴仪红啊吴仪红,就你那身子架,要是我马小乐雄起了,一顿不把你洞穿了就出了鬼!不过虽然这狠话是在心里,但因为那个不争气的家伙,马小乐还是没有啥底气。

????税收的问题还没想出啥头绪,范宝发托人捎信来了,说请他回去喝酒,和喜酒,因为枣妮明年夏就毕业了,工作估计是在市报社,年后就去实习。

????马小乐一听先是高兴,枣妮这丫头还真不简单,能到时报社去,你是威风啊,到下面采访那都是很风光的。高兴之后,马小乐又有些落寞,觉得都是差不多的,上小学时枣妮还不如他呢,可现在,人家竟然能到市里头去上班,真是叫人难以平静。

????让马小乐不平静的还有,那就是范枣妮咋能去市报社上班呢,大学生又不是她一个,像市报社这种单位,岂能是一个农家女孩所能进去的?难道不成范宝发家里还有啥关系?不过据他所知是没有,要不范宝发早就拿出来抖呵了。

????
上一篇:105 冬泳